蛇之魔女.

质子/花针。
劳驾,可以扩下我的置顶吗?
Fgo荆轲/燕青/阿维斯布隆/武则天/南丁格尔/李书文/山鲁佐德/羽蛇神/加藤段藏/风魔小太郎/清姬/喀尔刻/坂本龙马/待补充
杀戮天使/尸鬼/happy sugar life/ Mad house/布吉波普/多罗罗/骨头社/恐怖宠物店/心理测量者/鬼灭之刃/教我说再见
拿不拿/春卷饭/きくお/步く人/有机酸/橙子星/ヨルシカ
余华/莫言/严歌苓/京极夏彦/海子/乙一/王尔德/苏童/梵高
偶尔会听一些唱见,不定。很喜欢日式恐怖RPG游戏,也有做实况,欢迎一起玩!
性别女,爱好人外,有女朋友。最喜欢蛇和外星人。oc很多,儿孙满堂x
天雷魔道祖师/第五人格/抄袭/ky/学人精。
过气文手。反正日语公众号指定供稿人,百度贴吧签约作家,橙光游戏制作人。
精神病治疗中,该博客仅用作文学创作,企鹅目前不扩列。
「我注视着走廊…我注视着走廊…我注视着梦。」

【短打】魂

·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

——

小读者和太太交换了灵魂。

话是这么说,小读者根本没搞明白为什么她们会交换,她相信对方也这样。清晨起来被陌生的天花板吓得直接坐起来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从没见过的卧室。要不是小读者经常读太太的奇幻武侠小说,知道魂穿是怎么回事,她一定会被吓死的。

为了确定自己不是被绑架,小读者看了看身体——穿着陌生款式睡衣的身体上没有任何伤痕,而且除了都是女性以外,和小读者本人的身体完全不同。

这下小读者可以确定,自己的的确确是魂穿了。

她惊魂未定地来到镜子前,看到一张熟悉的脸——太太的微博爆过照,小读者也去过她漫展的签售会,知道她长什么样。而这张脸第一次在镜子而不是照片里出现时,小读者惊喜地尖叫一声,差点昏迷过去。

这也太太太太幸福了吧!自己居然魂穿成了自己本命的太太!

小读者掐了自己一把,很疼,不是梦,不禁松了口气。但心脏依然在胸膛里怦怦跳着,她的激动还没平复过来。

她看了眼床头的日历,八月十四号。没错,跟自己记忆的日期一致,看来没有穿到什么奇奇怪怪的时间点上去。

小读者不知道太太本人怎么样了,也不知道这个穿越要持续多久。但令她感到安慰甚至于觉得值得的是,自己居然成了自己仰慕的太太。

那么太太真正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?小读者不禁开始好奇了。

——

小读者记得太太曾经提到,自己有记日程表的习惯,偶尔还会把日程安排晒到微博上,规律的作息习惯让许多粉丝点赞。于是小读者找到了太太的手机,好在手机没有密码,小读者也能打开。

壁纸是两个动漫人物,小读者认出这是太太代表作里的两个主角,图应该是粉丝画的,小读者以前没见过。看得出太太很喜欢这幅图,锁屏和壁纸都是它。小读者有点嫉妒,心想自己给太太画的同人图也不比这个差啊,而且这图她一个老粉都没见过,应该不有名,为啥太太偏偏就中意这幅图呢?

小读者一开始粉上太太的时候,太太还是个默默无闻的高中生。一开始小读者被太太的文笔和温文尔雅的性格吸引了,把她每一篇文章都刷过一遍后更觉得这女孩就是天才,写的文章篇篇都那么引人入胜,就成了她的第一批粉丝之一。

后来太太高中毕业上了大学,人气也一路飙升,代表作出版后更是大红大紫。粉丝越来越多了,小读者却觉得有点不是滋味。替太太高兴之余她偶尔会怀念曾经独自拥有一个宝藏太太的时光,虽然现在同好多了、同人粮也多了,但与此同时黑粉和谣言也多了。小读者想不明白为什么太太那么美好的人都会有人狠心中伤她。这也是出名的代价吗?如果可以,小读者宁愿太太一辈子都不出名,不要受人非议。不过这种想法的确很自私,小读者也知道。

确认过太太的手机,里面写着今天要去跟两位朋友吃饭,商量同人本的事情。原来太太还有没印的新本!作为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粉丝,小读者忍不住骄傲了一下子。

这时候,太太的手机响了。接起来是她的朋友,叮嘱她别忘了把同人本的底稿带来。

同人本的文档在电脑里,太太家的电脑是有打字机的。小读者打开文档看了看,看到几个熟悉的名字,原来这次的同人本内容是太太代表作的一对副cp,虽然人气很高但不是小读者磕的那对。她随便扫了一眼文档就打出来,看也没看收进包里就出了门。

小读者以前跟别人约出去玩的时候都习惯先到,今天她也是提早出门到了饭店,两个朋友却都没来。小读者在等待的时候打开太太的微博,私信果然是99+。大多都是粉丝发来的,倾诉他们的仰慕之情或鼓励太太继续写。也有人询问剧情的疑点,作为太太代表作的资深读者,小读者本也想回答一下,但怕问的粉丝把她的话散播出去就算了。毕竟自己的回答只是自己的理解,跟太太肯定不一样。

还有一些骂人的私信。比如xxx抄袭nmsl,xxx人肉xxx作家该死,xxx粉丝到处ky上梁不正下梁歪……这样的信息居然也有百来条。

小读者很难过。一是难过这些人拿着空穴来风的谣言中伤她喜欢的作家,二是难过太太每天都要看这些垃圾信息。

为了不让太太回来以后太受伤,小读者不厌其烦地清掉了所有骂人的未读私信。

——

朋友来了。其中一个嚷着:“哎小星,每次你不都要迟到吗,今天怎么来这么早?”

小读者腼腆地笑笑,“我……我搞错出门时间了。”

“啊,那就算了。说起来,你的稿子写好没有?”

“写好了。”小读者掏出厚厚一沓同人本的原稿交过去,一个朋友接过,另一个朋友则一看就开始哀嚎:“这么多,你是要画死我啊!”原来这个朋友是画手,估计是给本画插图的。

“那就可以开始印了。”拿着稿子的朋友说,“这边第一次印的数量估计是一千本。你看行吗?”

“一千……太多了吧?”小读者有些惊讶。

“不多啊,你每次不都要加印吗?”朋友诧异地反问。怕被察觉不对,小读者也只好点头。一千本就一千本吧,以太太的人气,不愁回不了本。

“祝同人本大卖!”朋友们干杯庆贺。不会喝酒的小读者怕露馅也喝了几口,差点被啤酒苦得吐出来。

夜幕降临,小读者躺在床上梳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。魂穿成喜欢的太太,又恰巧知道了新同人本要出的喜事,此刻她感觉像做梦一样恍恍惚惚的。

第二天一早小读者被闹钟吵醒,映入眼帘的还是太太家的天花板。她还是太太,没有穿回去。

她从床上爬起来,瞥到床头的日期:八月十四号。

是日历坏了吗?怎么日期跟昨天一样?小读者看向床头的手机,上面也显示八月十四号。

奇怪,手机也坏了?小读者打开电脑,发现电脑显示的也是八月十四号。

就在此时,手机响了。来电显示是昨天的朋友,小读者接起来听到那头说:“喂,星星,别忘了把原稿带来啊!”

跟昨天一模一样的话。小读者愣了。她回头去找,怎么也找不到明明昨天应该打出来了的文稿。

过了几分钟,她试着前往昨天的饭店。果然又来早了,朋友们还没来。等待期间她打开太太的微博,看到百来条骂人的私信,内容跟昨天也一模一样。

“哎小星,每次你不都要迟到吗,今天怎么来这么早?”朋友一来果然也是嚷着这句话。

“我……我搞错出门的时间了。”小读者下意识地回答。

“啊,那就算了。说起来,你的稿子写好没有?”

小读者这下彻底明白了,她被困在了太太的身体里。而这个身体则被困在了八月十四号。

——

小读者不是没看过这种类型的小说,但真正置身于这种情况下,还是有点懵。

按照惯例,要脱出循环得达到某种条件才行,否则循环会一直持续。可小读者手头没有任何线索,不知道该怎么找条件。

第三个八月十四号早上,小读者一起来就坐在床上发起了呆,反复回想这两天的细节,试图找到突破点在哪里。

直到朋友打来电话,叮嘱她把原稿带上。

对——同人本!小读者突然灵机一现,八月十四号的日程跟同人本有关,问题一定出在同人本上!

她迫不及待地扑到电脑桌前打出了文稿。不待吱吱作响的打印机把稿纸吐完她便一页页仔细看了起来。

其实不需要仔细看。之所以小读者没有发现,是因为她前两天根本没看过。这篇文章是小黄文。没错,是你想的那种小黄文。

小读者从头看到尾,没有其他任何情节,只有两个角色不断地换场景和情况的生命大和谐。

可她以前也不是没看过太太印的这种同人本,基本上都是太太自产自销。有什么问题呢?

不……其实她知道。是有问题的。

小读者带着原稿前往餐厅,在与朋友们讨论印刷数目时却说:“我想印少一点。”

“哈?为什么?”朋友不解地问。

“前段时间不是有那个啥……谁谁被抓起来了吗?就因为印这种本子。”

“那是她运气不好啦,你看多少人还在印?只要小心一点就不会被抓到。”朋友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。

小读者还想再说什么,画手朋友却不高兴了:“拜托,你到底想不想出本啊?快点决定吧我还要画,不是所有的插图都能描图和叠图的啊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小读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怎么啦?我给你的本子画图叠图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吧?”画手朋友却若无其事地反问。

小读者咬了咬嘴唇,没说什么。

结果那天的聚会不欢而散,因为小读者固执地要求,只印500本。

第二天清晨小读者在熟悉的闹铃声中睁开眼,日历上还是八月十四号。

“哈?什么?三百本?你吃错药了?”朋友好像听到月球上真的有兔子一样吃惊,“不是我说你,小星,你脑子没问题吧?三百本你能回本?”

“就是啊,连我的稿费都付不起。”画手朋友也不很高兴。

“你不是叠图给我的吗?”小读者脑子一热脱口而出。

“叠图怎么了叠图?别人想要我还不给呢!”谁知道朋友也怒了,“你不喜欢就找别人,我看你那白菜价有谁愿意给你画高质量插图!”

“叠图也叫高质量?”小读者说着,只感觉耳根发热,声调不由自主地提高了。

“哈?你什么意思?”朋友也恼了,猛一推椅子站起来,“我是叠图描图,但也比你融梗抄袭好吧?”

“我没有抄袭!”小读者的声音颤抖着。

“少来了,你这套骗骗粉丝就够了。当初是谁叫我们帮你买水军刷微博热搜人肉别的文手?现在出了名有了钱就想翻脸不认人了?你以为你不印这本就不会被抓?回去看看你的电脑里有多少小黄本的底稿吧!”朋友说着恼怒地摔了手中的杯子,拂袖而去。

小读者一个人面对一桌冷了的饭菜,脑子里一团乱麻。

——

这是第五个八月十四号。小读者清晨起来就打开电脑,开始一个个文件夹地寻找。朋友打来电话,她也没有理会。

后来的饭局上,她只静静地对朋友们说了句:“我不印了。以后也不印了。”说罢站起身扬长而去。

当晚,小读者做了个梦。梦里她看到自己站在面前,脸上挂着泪痕。

“自己”哭着对她说:“我相信你是个好太太。你不应该受到这种伤害,他们不应该这样对你。

但是我再怎么维护你也没法篡改法律的判决。所以我想啊,要是我能替代你受苦就好了。”

小读者不知怎么回答,“自己”却灿烂地笑起来:“没关系,这样就够了。太太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纯洁无瑕的太太。”

一片刺眼的光芒吞没了“自己”的身影。那光芒越来越亮,小读者只好闭上眼。

……

“下面宣布判决结果,请全体起立!”

“被告人杨xx,笔名苔星,钟xx,李xx三人涉嫌非法印刷、销售sq刊物,经查状况属实。鉴于杨xx主动自首并提交证据、认错态度良好,故判处: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,判处钟xx、李xx有期徒刑各三年。该判决由xx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,如有不服可在七日之内上诉……”

小读者看着手机里的视频,太太坐在被告席上,穿着犯人穿的那种橙色马甲,马赛克遮住了她脸上的表情。

第六个八月十四号那天,小读者报警自首。把电脑里的所有证据都交了出去。那天晚上她在看守所的房间里睡着,醒来之后看到的是自己卧室熟悉的天花板。

视频中的法官宣布休庭,太太被两名警察带着,离开了视频的范围。

小读者盯着那一点橙黄色消失,忍不住在心里祈祷:太太,希望你三年之后还能变好,再写出更加美好的文字吧。我们都很喜欢曾经那个单纯无暇的太太……

Fin.

By.质子

【极限一小时短打我也是没谁了】


评论(1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