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之魔女.

质子/花针。
劳驾,可以扩下我的置顶吗?
Fgo荆轲/燕青/阿维斯布隆/武则天/南丁格尔/静谧哈桑/弗兰肯斯坦/李书文/迪卢木多/山鲁佐德/彭忒希雷亚/羽蛇神/加藤段藏/风魔小太郎/清姬/喀尔刻/葛饰北斋/阿比盖尔/坂本龙马/待补充
杀戮天使/尸鬼/happy sugar life/ Mad house/布吉波普/皿三昧/多罗罗/骨头社/恐怖宠物店/心理测量者/c&t
拿不拿/春卷饭/きくお/步く人/有机酸/橙子星/ヨルシカ
余华/莫言/严歌苓/京极夏彦/海子/乙一/王尔德/苏童
喜欢的画家只有梵高。
偶尔会听一些唱见,不定。
性别女,爱好人外,有女朋友。最喜欢蛇和外星人。oc很多,儿孙满堂x
天雷魔道祖师/第五人格/抄袭/ky/学人精。
过气文手。反正日语公众号指定供稿人,百度贴吧签约作家,橙光游戏制作人。
精神病治疗中,该博客仅用作文学创作,想深交走企鹅。
「清者自清.」

【短打】岛上的男孩

*根据真实事件改编。

——

吉田 良平最喜欢做的事之一,就是坐在码头看着朝阳从海平面上升起。

平时的早上要上学,良平便会在周末的早上起个大早看日出。他很喜欢看着上升的太阳散出赤红的光线,把起起伏伏的海平面染得一片绚丽。

岛上的居民都清楚这个男孩不同寻常的爱好,所以在码头工作的老人们也会跟他打招呼:哟,良平君,今天又看日出来啦?

岛上的老人们都喜欢良平。不为别的,就因为他每天都挂在脸上大大的笑容和充满活力的声音。

每天清早良平被闹钟吵醒,洗漱完下楼到餐厅,妈妈往往已经准备好早餐等他了。早餐有面包、鸡蛋和水果沙拉,母亲并不像寻常日本家庭主妇一样给孩子准备味增汤和白米饭,她反而更倾向于西式的早餐。不过在这个小岛上,像吉田家这样能隔三差五吃上蔬菜水果的家庭屈指可数。

良平的父亲是一名小有名气的画家,也著书出版,平时帮岛上的居民做做木工修修家具,偶尔还用自家的船接送一下来往小岛和大陆间的人挣点外快。母亲是家庭主妇,也是岛上唯一一所中学的后勤人员。吉田家只有良平一个孩子,一家人住着带小花园的两层独栋公寓,还养了一条秋田犬,算是普通日本家庭的配置。

吃完早餐,良平跟母亲道别后便去上学,母亲则在稍晚一点的时候过去,父亲往往都是一大早起来去海边取景,或者被人叫去修电视之类——岛上的居民大多是老人,睡眠对他们来说似乎不是那么重要,所以往往这个小岛醒来得很早。

来到班里,往往老师已经在那等着了。这里的老师不会怪罪学生迟到,但良平还是不敢在路上拖延。

“上课!”老师说。

“起立!”

“老师好!”

“同学们好!”

星期三的第一节是历史课,良平听着听着偶尔会犯困。他用手支着脸,不由自主地开始打盹。

“吉田同学!好好听课!”

良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不好意思地冲老师笑笑。自己一旦在课上睡着就很容易被老师发现,所以哪怕困也得坚持住。

中午的午饭是后勤人员做的,良平很爱吃母亲的家常菜,但不太喜欢喝学校的牛奶。今天他一如既往地趁老师不注意想把牛奶盒偷偷塞进包里,往常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师却叫住了他。

“吉田同学,你把牛奶盒放哪去?”

良平吐了吐舌头:“老师,我可以等下再喝吗?”

“不行,必须现在喝完,这是规定。都快毕业了,好好珍惜最后这几次的午餐吧。”老师本严肃的语气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显出些许宽和。

是啊,良平就快要初中毕业了。岛上没有高中,他得去大陆上学,就不能再喝到学校的牛奶了。

“我明白了,老师。”良平乖乖把吸管插进牛奶盒里。

放学之后学校没有社团活动,也没有什么作业。良平便回家跟父亲在花园里打打乒乓球,或者绕小岛跑步。运动个两小时左右,天擦黑时便回家吃饭。其实小岛上的治安很好,因为居民几乎都是清贫的老年人,所以小偷什么的也瞧不上。

饭后良平便开始学习,不会的题目问问父亲,母亲的英语也很好,偶尔教他几题。良平的数学好,却不擅长国文和英文,跟一般初中的男孩子一样。而且他很难集中精神,往往写着写着就不由自主地对着窗外的大海发起呆来,想些关于海那头大陆的事。

良平跟父亲去过很多次大陆,有时候是一家三口去。他去过迪士尼乐园,也逛过歌舞伎町一番街。甚至他偶尔会去大陆上的一些学校参与他们校内的篮球比赛。每当踏入别人的校园,他的注意力便会被那些成群结队的学生吸引。真好啊,良平想。在大陆的学校能交到那么多朋友。他也想要朋友,跟普通的初中男生一样。

——

周末的时候看完日出的良平一路慢悠悠地走回家,往往会在卧室里待一上午看书学习,下午则出去运动。虽然是初三生但学校周末也不补课,还是蛮轻松的。一路上他逗逗别人家的狗,摘一束野花,跟那些熟悉的面孔打打招呼——每一张面孔都布满皱纹,但看到良平都会露出慈祥的笑。老人们喜欢这个孩子,喜欢他散发出的年轻的活力,像一颗光芒永不熄灭的星星。

良平君啊,爷爷家做了刨冰要不要来吃?

上次你托我给你补的自行车轮胎补好啦!

良平君,上来坐坐吧!

哟,吉田家的孩子啊,要不要吃西瓜?

……

良平打心眼里喜欢这些面孔。虽然没有朋友,但他有很多爷爷奶奶。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小岛上,每个人似乎都可以是亲人。

——

一开始父亲提出搬到岛上来时,母亲据说是极力反对的,她不想自己的后半生就消耗在这片偏僻狭小的土地上。但到后来母亲却完全适应了这种慢节奏的生活,甚至有几次去大陆还抱怨大陆人太多、空气太糟糕。

良平在这个小岛上出生、长大。当年给母亲接生的老医生已经过世,那间小诊所因为后代不愿意继承而几近关闭,后来被老医生的一个同样学医的远亲接手,新所长的年龄如今也快六十了。诊所在这种地方似乎没什么存在的必要,只能看看小病小伤,大病都得转去大陆的医院。居民又几乎都是老年人,对身上的疾病已经不大在乎了。

良平以前从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么异常,他习惯了自己身边年轻的面孔仅有父母,其他都是年迈的老人,甚至觉得大陆上的孩子或许也这样。后来他才知道,大陆的孩子们身边更多的是像他们自己那样的同龄人,他们的生活比自己丰富不知道多少。

刚升入初三那年,良平对父亲说,他想考大陆的高中,不想像父母这样一辈子待在岛上。

出乎意料,父母都很支持。良平于是发奋学习,终于在今年即将毕业的时候老师告诉他:你的成绩已经可以考上大陆那边的重点高中了。

——

六月份,在收到高中的录取通知后,良平参加了初中的毕业典礼。他在胸前别着鲜花,唱《萤之光》,从老师的手中接过毕业书。毕业的演讲是他早就准备好的,但他还是有些紧张。

六月是新生的季节。在温暖的夏风里,我从xx国中光荣毕业,升上高中……

演讲完毕,良平冲台下鞠了一躬,观众们纷纷鼓掌。观众其实真的不多,只有每一科的科任老师,还有唯一的后勤人员母亲。

这所中学是为良平而存在的中学,学生只有良平一个人。

岛上很早就没有年轻人了,老龄化严重的小岛在良平出生之前,仿佛被衰弱和死亡的阴影笼罩。

……

八月末的某一天,良平离开了小岛。父亲亲自开船送他,良平要到大陆上的高中去了,或许平时只有周末才能回来吧。

他站在甲板上,咸腥的海风吹起耳畔的发丝。眺望着仿佛无边无际的大海和海平面上若隐若现的大陆轮廓,良平突然想起给自己送行的长崎奶奶说的话。

“从今往后岛上就没有小孩子的声音了。还真是有点寂寞啊。”

是啊。无论怎么样,都还是有点寂寞的吧。

Fin.

By.质子


评论(7)

热度(52)

  1. C◆J蛇之魔女. 转载了此文字